傅增湘与双鉴楼

双击自动滚屏    来源:江西省古籍保护中心    发布时间:2010/7/8 10:11:23    阅读:5163


     

 

    傅增湘慧眼识书,遍访全国藏书大家,广聚天下古籍,搜罗善本无数;建成名动天下的“双鉴楼”,藏书达20余万卷;他以校勘、重印古籍为己任,一生校书1000余种,计1.6万余卷,影印善本书百余种,播惠后人,为近代名副其实的教育家、藏书家、版本目录学家。
    傅增湘(1872—1949),字沅叔(或署书潜),四川江安人。祖父诚,字励生,自清同治初年起先后入曾国藩、左宗棠、李鸿章三杰幕下,历官北河通判。父亲世榕,字申甫,早年游幕江浙及天津,光绪末年历直隶槁城、怀安知县。世榕生子五,长子傅增淯,次子傅增浚,三子傅增湘俱进士出身。增湘少年时与兄弟同受教于祖父,十七岁即以监生中试顺天乡试举人,为该科最年少的一位,再与增浚同赴保定从大儒吴汝纶问学,中光绪二十四年(1898)戊戌科二甲六名进士,选庶吉士,散馆授翰林院编修。自光绪二十七年起,六年中在天津创办了三所女学(北洋女子公学、北洋高等女学堂、北洋女子师范学堂)、八所女子小学,成为我国提倡女子教育的先驱。
    民国三年(1914),当选四川约法会议议员,八月获任肃政厅肃政使。六年(1917)十二月出任教育总长,至五四远动期间因抵制北洋政府罢免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而被免职。十六年(1927)十月,出任故宫博物院管理委员会委员兼图书馆馆长。十八年(1929)卸任,赴日本访书并游览。十九年(1930),讲授版本目录学于清华研究所。抗战后仍居住北平,以校书遣日,并主持重修《绥远通志》。二十七年(1938)八月“东亚文化协议会”在北平成立,日本当局曾委以副会长之名义。三十三年中风偏瘫,抗战胜利后隐居不出。1949年,周恩来曾派陈毅持函探病,未及而逝,时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日,享年七十八岁。
    民国二年(1913)定居北京,开始大规模搜访中国古籍,致力于版本目录学研究。此时正逢民初新旧鼎革之际,不少满洲故家藏书散出,如盛昱“郁华阁”、景廉“半亩园”、端方“匋斋”,以及广州将军凤山等人的旧藏,转入双鉴楼中的不在少数,加上陆续自杨守敬、缪荃孙处获得的一些珍本,皆奠定了双鉴楼的基础。大约从民国十年(1921)之后,傅增湘已是京津首屈一指的大藏书家了,所藏总计达20余万卷,著有《藏园瞥目》、《藏园东游别录》、《双鉴楼杂咏》等。鲁迅的《谈所谓“大内档案”》以及林语堂的《京华烟云》中都曾谈到傅增湘其人。
    傅增湘在北京的宅邸取苏东坡“万人如海一身藏”之意,命名为“藏园”。而他的藏书处名“双鉴楼”,因为他藏有两部珍贵的《资治通鉴》:一是他祖父傅诚传下的元刊本《资治通鉴音注》,另一部是他自己所得端方旧藏的百衲本《资治通鉴》,以六种宋刊残本配成全书。后来他又购得盛昱(伯希)所藏《洪范政鉴》。此书为盛氏藏书之冠,南宋淳熙十三年内府写本。这是南宋遗留下来的唯一一部最完整的写本书,自宋至清末,一直在内府保存了七百多年,民国初年才流落民间。该书笔法清劲,有唐人写经之风格,桑皮玉版,玉楮朱栏,有内府玺印,确实为罕见珍宝。从此,“双鉴楼”改以《资治通鉴》与《洪范政鉴》相配为“双鉴”。
    双鉴楼最突出的收藏是大量的宋本书。民国十八年(1929)以后,傅增湘继续如他在《六十自述》中说的“狂搜冥索”,终于“规模大具”。当年编印的《双鉴楼善本书目》中,宋本多达一百八十余部,比当时的国立北平图书馆还多,他平均每年新收十部宋本,近代藏书家中没有第二人可比。同一期间,藏园自继承父祖不及一万卷的藏书,成长为拥有宋辽金本三千八百卷、元本二千五百卷、明刊钞校三万余卷、清刻通行本十万余卷的大观。
    傅增湘买书的豪举,堪比明代王世贞卖一田庄、买一《汉书》,他求书不仅在书肆,还与其他藏家以书易书。他和叶德辉、周叔弢、宗舜年等人都有过“交易”。例如傅增湘为了一部足与原有双鉴鼎峙而三的宋刊小字本《资治通鉴》先后寻觅了十余年,历经曲折之后,才以千金代价加上两部抄本为礼,再加上人情请托,终才获得珍藏此书的宗舜年同意交换。
    民国三十六年(1947),傅增湘以藏园群书中的三百七十三部,约四千三百册,捐赠给国立北平图书馆,估计价值在三亿元以上。翌年又让售明刊钞校本七十九部于北平图书馆。等到一九四九年他逝世后,长子忠谟又将藏园遗书中的四百八十部,约三千五百册,及傅增湘生前所用文具二十八件,无条件地再捐给北京图书馆(由北平图书馆改名)。这批书虽宋本只有三部,其余书籍价值却不在宋元古本之下,因为绝大部分书籍都经过傅增湘亲笔校跋,少部分则由他转录前人的校跋。直到一九五六年为止,傅忠谟数度续捐藏园遗书,善本尽归于北京图书馆,普通本则入四川图书馆,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傅家被抄时,傅增湘数十年的心血得免于难。
    双鉴楼宋元本的美富,固然睥睨一时,而傅增湘校读的精湛,亦是一代之冠。他是民国以后校勘古书最多的人,平生所校书在一千部以上,单是傅忠谟捐给北京图书馆的书中,注明傅增湘校过的就有三百六十部,合一万四千卷左右,已超过他早年立志“欲校书一万卷以贻后人”的目标。
    傅增湘对校勘有两种特别的看法:一是重视而不迷信古本,二是重视而不迷信前人。在傅增湘校过的千余部书中,他用力最多、费时最久的是《文苑英华》,全书多至一千卷,但宋刊本传到清末民初只剩一百四十卷,并且明代刻本讹误多至不甚卒读。傅增湘从民初开始搜罗此书的各种版本,二十五年(1936)下定决心摒除俗务专意于此,直到二十八年告成,前后将近三年,此时正逢战乱,而他也年近古稀,卒能成此巨著,实在不易。本欲在国家战乱平复时再公布此书,但遗憾的是,这部由傅增湘校的《文苑英华》直到他过世后才由他的儿子傅忠馍献给北京图书馆。
    民国十八年(1929),傅增湘编印《双鉴楼善本书目》四卷,翌年又出版《双鉴楼藏书续记》二卷,共收入善本1238种;并把所藏供校勘研究之用的普通书籍编为《藏园外库书目》,收书3347种,十万余卷。七十岁时,他又把六十岁以后所收书编为《藏园续收善本书目》。晚年曾重新甄别鉴定生平所收宋元善本,嘱其嗣傅忠谟编撰为《双鉴楼珍藏宋金元秘本书目》,著录宋刊本108种、宋写本1种、金刊本1种、元刊本59种。
    另外,傅增湘印行的书有宋本《周易正义》、宋本《方言》、《刘宾客文集》、元本《困学纪闻》、明本《永乐大典》两卷。他还陆续在天津的《国闻周报  》上发表《藏园群书题记》,民国二十七年(1938)自行出版《续集》。三十二年(1943),辑印成《宋代蜀文辑存》一百卷,此书历时十六年,辑录四百五十位四川乡贤的二千六百余篇文章,实现他生为蜀人对故乡有所建树的心愿。傅增湘逝世十余年后,门生韩敏修搜集其遗稿五十三篇成《藏园老人遗稿》三卷。
    一九八三年,傅氏之孙傅熹年根据他生前在各公私收藏所见书的笔记《藏园瞥录》,整理而成的《藏园群书经眼录》出版,收录善本达四千五百种左右。又将所见各书摘记在《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上,供外出访书时参考,后来亦经傅熹年整理,编为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出版。
 
参考文献:
1.《近代藏书三十家》,苏精,中华书局。
Copyright@2009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:江西省图书馆 维护更新:江西省图书馆计算机技术部 ICP备案:赣ICP备10007777号

单位地址:南昌市洪都北大道198号 邮政编码:330046 
联系电话:0791-88525597